<dl id="dzxfz"></dl>

    <p id="dzxfz"></p>
<pre id="dzxfz"></pre>
    <meter id="dzxfz"></meter>

      <track id="dzxfz"></track>

        <nobr id="dzxfz"></nobr>
        <em id="dzxfz"></em>

        <form id="dzxfz"><track id="dzxfz"><address id="dzxfz"></address></track></form>
          <track id="dzxfz"><dfn id="dzxfz"><cite id="dzxfz"></cite></dfn></track>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律師動態
          • 13910160652
          • ciplawyer@163.com

          徐新明律師代理的全自動淘洗磁選機專利無效行政糾紛案勝訴

          日期:2023-12-11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 作者:徐新明律師團隊 瀏覽量:
          字號:

          提要:

          石家莊金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墾公司)擁有一項“全自動淘洗磁選機”實用新型專利(以下簡稱本專利),申請日為2008年3月17日。

          針對本專利,沈陽隆基電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隆基公司)于2016年6月17日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以下簡稱專利復審委員會)提出無效宣告請求。金墾公司于2016年11月8日提交了修改后的權利要求。專利復審委員會經審理后于2017年2月17日作出第31484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在修改后的權利要求基礎上繼續維持該專利權有效。

          2019年,隆基公司針對本專利又提出兩次無效宣告請求,國家知識產權局經審理后于2020年12月29日作出第47496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以下簡稱被訴決定),宣告本專利權全部無效。

          金墾公司委托徐新明律師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撤銷被訴決定。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于2021年4月1日受理此案,于2022年5月6日開庭審理,于2022年9月28日作出(2021)京73行初5146號行政判決,駁回原告金墾公司的訴訟請求。

          徐新明律師代理金墾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最高人民法院于2022年11月23日受理此案,于2023年2月17日開庭審理,于2023年11月22日作出(2022)最高法知行終820號行政判決。最高人民法院認為,由于采用不同的證據具體結合方式評價創造性可能得出不同的結論,故如果國家知識產權局從無效宣告請求人羅列的證據中自行選取證據結合方式,則超出了無效宣告請求的范圍,既違反請求原則,亦違反聽證原則,程序違法。最終,最高人民法院判決撤銷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21)京73行初5146號行政判決及國家知識產權局第47496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責令國家知識產權局就隆基公司針對上述專利提出的無效宣告請求重新作出審查決定。

          一、關于本專利及本案的各方當事人

          (一)關于請求人隆基公司

          隆基公司成立于2005年,位于遼寧省沈陽市,是一家以從事專用設備制造業為主的上市公司,注冊資本11217.6萬元。

          (二)關于金墾公司及本專利

          金墾公司成立于2009年,位于河北省石家莊市,是一家專業的電磁選礦設備制造商,具有完整的產品研發、制造、銷售、技術服務體系,其生產的全自動淘洗磁選機已達到國際先進水平,不僅在國內擁有超過90%的市場占有率,出口至其他國家和地區。

          河北昌輝機電設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昌輝公司)是金墾公司的前身,其名下擁有一項專利號為200820076534.2、名稱為“全自動淘洗磁選機”的實用新型專利(即本專利),申請日為2008年3月17日,授權公告日為2009年3月11日。2015年6月26日,昌輝公司將上述專利權轉讓給金墾公司。

          本專利是一種新型全自動淘洗磁選機。所謂全自動淘洗磁選機,是在水的切割力、沖擊力、浮力和電磁場力的共同作用下,將礦物質中含鐵的強磁性顆粒與含鐵較少或不含鐵的弱磁性及非磁性雜質相分離,最終形成精礦。

          二、隆基公司針對本專利提出第一輪無效宣告請求

          2016年6月17日,隆基公司針對本專利首次提出無效宣告請求,主要理由為本專利不具備創造性。

          本專利共有五項權利要求:

          1. 一種全自動淘洗磁選機,其基本結構包括:內、外筒體組成洗選筒,內筒體連通頂部傾斜設置的尾礦溢流槽,溢流槽上方設置圓柱形給料器,給料器側面連通給料管,給料器下部沿洗選筒軸線設置落料管,內、外筒體之間設置勵磁線圈,磁選筒底部設置連通內筒體的精礦出口,其特征在于:洗選筒底部設置環繞洗選筒的圓環狀進水環,進水環內側開放、連通內筒體,沿進水環內腔切線方向設置進水管,洗選筒內筒體頂部出口設計為截面逐漸增大的倒置圓臺結構。

          2.根據權利要求1所述的全自動淘洗磁選機,其特征在于所述洗選筒內筒體頂部出口面積為內筒體截面積的1-3倍。

          3. 根據權利要求1所述的全自動淘洗磁選機,其特征在于所述洗選筒中部自落料管下端至進水環位置,設置一根與落料管同軸的圓柱形平衡柱。

          4.根據權利要求3所述的全自動淘洗磁選機,其特征在于所述平衡柱直徑與落料管直徑相等。

          5. 根據權利要求1所述的全自動淘洗磁選機,其特征在于所述給料器的給料管進口沿給料器內腔切線方向設置。

          在口頭審理過程中,金墾公司當庭提交了權利要求書的修改文本,刪除了授權公告的權利要求1、2、5,對權利要求3、5的序號做適應性調整后作為新的權利要求1、2。修改后的權利要求書全文如下

          1. 一種全自動淘洗磁選機,其基本結構包括:內、外筒體組成洗選筒,內筒體連通頂部傾斜設置的尾礦溢流槽,溢流槽上方設置圓柱形給料器,給料器側面連通給料管,給料器下部沿洗選筒軸線設置落料管,內、外筒體之間設置勵磁線圈,磁選筒底部設置連通內筒體的精礦出口,其特征在于:洗選筒底部設置環繞洗選筒的圓環狀進水環,進水環內側開放、連通內筒體,沿進水環內腔切線方向設置進水管,洗選筒內筒體頂部出口設計為截面逐漸增大的倒置圓臺結構;所述洗選筒中部自落料管下端至進水環位置,設置一根與落料管同軸的圓柱形平衡柱。

          2. 根據權利要求1所述的全自動淘洗磁選機,其特征在于所述平衡柱直徑與落料管直徑相等。

          2017年2月17日,專利復審委員會作出31484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以下簡稱第31484號無效決定),在專利權人2016年11月8日提交的權利要求1、2的基礎上繼續維持專利權有效。

          31484號無效決定認為:“本專利通過將圓柱形平衡柱設置于落料管和進水環之間的位置,結合進水管沿進水環內腔切線方向設置的環形進水環、洗選筒內筒體的截面逐漸增大的倒置圓臺結構的出口的技術特征,整體解決了水壓或礦量發生擾動時產生的溢流面不穩定、原工作狀態易被破壞的技術問題,為本專利帶來了有益的技術效果?!?/span>

          三、金墾公司起訴隆基公司侵權并索賠兩千多萬元,隆基公司針對本專利提出第二輪無效宣告請求,國家知識產權局以不具備創造性為由宣告本專利權全部無效

          (一)隆基公司針對本專利提出第二輪無效宣告請求

          2019年6月,金墾向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隆基公司侵犯上述專利權,索賠約2400萬元。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立案。嗣后,隆基公司提出管轄權異議,并針對本專利提出第二輪無效宣告請求。

          隆基公司于2019年8月26日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出無效宣告請求,理由是本專利權利要求1-2不具備創造性,不符合專利法第22條第3款之規定。

          國家知識產權局受理了上述無效宣告請求,同時成立合議組對本案進行審查。合議組成員為:魏屹(組長),謝楊(主審員),李華(參審員)。

          隆基公司分別于2019年8月26日、2019年9月23日、20206月24日、2020年7月15日提交了意見陳述書,并先后提交了23份證據。

          (二)合議組從請求人提交的現有技術證據中自行選擇四份證據加以組合,認定本專利不具備創造性,宣告本專利權全部無效

          2020年7月16日,合議組以遠程的方式對本案進行口頭審理。2020年12月29日,國家知識產權局作出第47496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即被訴決定),認為:本專利權利要求1的技術方案相對于證據2、證據3、證據12、證據19和公知常識的結合不具有實質性特點和進步,不具備創造性。國家知識產權局據此決定:宣告本專利權全部無效。

          合議組從請求人提交的現有技術證據中自行選擇了以下證據加以組合,進而認定本專利不具備創造性:

          證據2:授權公告號為CN2666558Y、授權公告日為2004年12月29日的中國實用新型專利文件。

          證據3:授權公告號為CN2642401Y、授權公告日為2004年9月22日的中國實用新型專利文件。

          證據12:授權公告號為CN2836920Y、授權公告日為2006年11月15日的中國實用新型專利文件。

          證據19:授權公告號為CN1428203A、授權公告日為2003年7月9日的中國發明專利申請公開文件。

          被訴決定將證據2作為最接近的現有技術,認定本專利權利要求1限定的技術方案與證據2相比存有如下區別特征:

          1)是否設置外筒體,本專利的磁選機還包括外筒體,內、外筒體組成洗選筒,且勵磁線圈設置在內外筒體之間,證據2中未明確是否包含外筒體。

          2)給料管的設置位置不同,本專利的給料管連通在給料器側面,而證據2的給礦管1設置在給礦斗2的上方。

          3)是否設置進水環,本專利洗選筒底部設置環繞洗選筒的圓環狀進水環,進水環內側開放、連通內筒體,沿進水環內腔切線方向設置進水管,而證據2中僅公開通過切線給水管進水,未公開設置進水環。

          4)是否設置平衡柱,本專利洗選筒中部自落料管下端至進水環位置,設置一根與落料管同軸的圓柱形平衡柱,而證據10中未設置平衡柱。

          四、金墾公司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撤銷被訴決定,法院經開庭審理后判決駁回原告金墾公司的訴訟請求

          (一)被訴決定程序和實體均有錯誤,金墾公司將國家知識產權局訴至北京知識產權法院

          金墾公司不服國家知識產權局第47496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即被訴決定),決定委托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首席律師徐新明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訴訟。

          徐新明律師經認真研究本專利、隆基公司提交的請求書、意見陳述書及現有技術證據,發現被訴決定無論是在程序方面還是在實體方面均存在明顯的錯誤:就程序而言,被訴決定以隆基公司未提出的證據組合評價本專利的創造性,違反請求原則和聽證原則,程序違法;就實體而言,被訴決定將區別技術特征的整體技術效果予以切割,將不同現有技術中的零散技術特征或技術特征的局部簡單拼湊,強行認定現有技術存在技術啟示,進而錯誤認定本專利不具備創造性。

          鑒此,徐新明律師團隊(以下簡稱代理律師)代理金墾公司于2021年3月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法院判令撤銷被告國家知識產權局作出的第47496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責令被告國家知識產權局針對第三人沈陽隆基電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就專利號為200820076534.2、名稱為“全自動淘洗磁選機”的實用新型專利所提無效宣告請求重新作出審查決定。

          起訴的主要事實和理由:

          1.被告國家知識產權局超越職權,以無效請求人未提出的證據組合評價涉案專利的創造性,違反請求原則和聽證原則

          被告在其作出的被訴決定中,使用了以證據(D)2作為最接近的現有技術,結合證據12、證據3、證據19和公知常識給出的技術啟示,否定了涉案專利的創造性。然而,無效請求人在整個無效過程中均未提出以D2+D12+D3+D19+公知常識的證據組合方式來評價權利要求1的創造性。因此,被訴決定使用了請求人未曾提出過的證據組合方式,違反了請求原則和聽證原則。

          2.已生效的第31484號決定在認定本專利整體具有有益技術效果的基礎上,認定本專利權利要求具備創造性,對被告有拘束力

          已經生效的第31484號決定將“自落料管下端至進水環位置設置一根與落料管同軸的圓柱形平衡柱”“切向設置進水管”“環形進水環”“截面逐漸增大的倒置圓臺結構”等作為一組關聯技術特征綜合考慮,客觀考量其協同作用和有機聯系,進而認定本專利“整體上解決了水壓或礦量發生擾動時產生的溢流面不穩定、原工作狀態易被破壞的技術問題,為本專利帶來了有益的技術效果”,從而具有創造性。

          31484號決定對本案被告具有拘束力。

          3.被訴決定將本專利解決技術問題的完整技術手段割裂,忽略了區別技術特征的整體技術效果

          本專利中,切向進水(沿進水環內腔切線方向設置進水管)、環縫噴水(進水環內側開放、連通內筒體)、自落料管下端至進水環位置設置平衡柱,三者之間緊密聯系、相互依存,構成了一個完整的技術手段:通過協同作用共同解決相關技術問題、產生整體的技術效果,在將本專利與最接近現有技術(證據2)進行對比時,應當將三者作為一個關聯技術特征予以整體考慮。然而,被訴決定將完整的技術手段割裂,切斷三者之間的緊密聯系,無視其相互依存、協同作用共同解決相關技術問題的事實,將三者拆分為不同的區別特征,這種認定嚴重違背創造性評判的基本原則。

          4.被訴決定將本專利的技術特征碎片化,將散落于不同現有技術中的零散技術特征或技術特征的局部簡單拼湊在一起,強行認定現有技術中存在技術啟示

          1)證據3并未公開環縫供水方式,也沒有給出相應的技術啟示,被訴決定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

          2)證據19并未公開平衡柱,也沒有給出相應的技術啟示,被訴決定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

          綜上,被告違反請求原則和聽證原則,程序違法。被訴決定先入為主,將本專利解決技術問題的完整的技術手段割裂,切斷技術特征之間的有機聯系,從而錯誤認定區別特征。被訴決定將技術特征碎片化,將散落于不同現有技術中的似是而非的零散技術特征或技術特征的局部簡單拼湊在一起,強行認定現有技術中存在技術啟示。被訴決定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應予撤銷。

          2021年4月1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受理本案,案號為(2021)京73行初5146號,合議庭組成人員為:趙明法官(審判長)及兩名陪審員。

          (二)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合議庭先入為主地認定被告國家知識產權局作出被訴決定的程序合法,繼而錯誤認定本專利不具備創造性,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1.一審法官對于本案程序問題的認定先入為主

          2021年10月13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通過12368向原告金墾公司的代理律師發送信息:您在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的石家莊金墾科技有限公司與國家知識產權局其他一案因案情疑難、復雜,審理期限延長6.0個月,請您知曉!

          由此可見,本案屬于疑難、復雜案件,以至于法院需要延期審理。

          2022年5月6日上午9:30,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線上公開審理本案。庭審甫一開始,合議庭兩位陪審員即關閉話筒,全程靜默,庭審由審判長趙明法官主持。

          當金墾公司代理律師宣讀完畢起訴狀,趙明法官就開門見山地問金墾公司是否繼續堅持有關被告程序違法的主張,金墾公司代理律師對于趙明法官的詢問頗感疑惑,回答稱堅持,趙明法官隨即表明自己的觀點:被告作出被訴決定的程序合法。

          本案尚未經審理,更未經合議庭合議,趙明法官就先行表明自己的意見,這是典型的先入為主。一審合議庭(準確的說是趙明法官)程序違法。

          2.一審法官偏離中立立場,對于本案實體問題的審理明顯違法

          1)一審法官對于本專利及現有技術缺乏基本了解

          當庭審進入實體審理階段,當談及本專利的技術方案時,趙明法官突然冒出一句“內筒體不是實心的嗎?”趙明法官的問話令人吃驚!前已述及,因本案屬于復雜、疑難案例而延期審理,作為主審法官應在本案開庭前閱讀過本專利的說明書和權利要求書。本專利說明書明確記載洗選筒中部自落料管下端至進水環位置,設置一根與落料管同軸的圓柱形平衡柱,不但可平穩上升水流,同時也擠占磁場作用的盲區,使磁場對礦粉的磁力作用力更加均勻。

          從上述內容不難看出,內筒體內部既設置有平衡柱,又有上升的螺旋水流,當然是空心的。

          當金墾公司代理律師作出如上答復后,結果趙明法官又質疑水自身有重力,難道不是往下流嗎?下邊有出口,水應該從下邊出口流出去才對。

          金墾公司代理律師解釋說下邊是精礦出口,且安裝有電動閥門,螺旋水流整體是上升的,從尾礦出口流出。但趙明法官仍然堅持自己的觀點。

          無奈之下,金墾公司代理律師只好提示趙明法官,這個問題可以參考隆基公司提供的現有技術,證據2說明書第3頁第5-6行記載:“其目的是為了彌補磁選柱中心區域上升水流速度相對周邊較低的不足。證據3說明書第5頁第2-3行記載:水從水環9內外兩側的斜通孔噴出后在內選別區16及外選別區17內螺旋旋轉上升”。

          趙明法官這才作罷,不再堅持其觀點。

          上述情形表明,截至本案開庭時,趙明法官對于本專利及現有技術缺乏最起碼的了解。

          2)趙明法官全然不顧司法禮儀,對金墾公司態度極為惡劣,且限制金墾公司正常發言

          被訴決定認定,區別技術特征(3)中的環縫供水已被證據3中的斜通孔公開。對此,金墾公司代理律師認為,本專利中的環縫和證據3中的斜通孔具有本質的區別。金墾公司代理律師欲將證據3中的“斜通孔供水”和本專利的“環縫供水”進行對比說明二者之間的區別,剛說出:“證據3……,趙明法官即厲聲呵斥“你不要提證據3!”

          趙明法官的話令人愕然——被訴決定正是引用證據3否定了本專利的“環縫供水”,被訴決定認為證據3中的“斜通孔供水”公開了本專利的“環縫供水”。既然是被訴決定引用的證據3,趙明法官為什么不讓金墾公司代理律師提及證據3?!

          金墾公司代理律師欲進一步陳述意見,剛說出本領域技術人員……”,趙明法官又怒聲呵斥“你不要提本領域技術人員“!金墾公司代理律師還想繼續發言,再次遭到趙明法官的粗暴打斷。

          根據專利審查指南有關規定,發明是否具備創造性,應當基于所屬技術領域的技術人員知識和能力進行評價。因此,評價本專利的權利要求,須站位本領域技術人員,而趙明法官竟然明目張膽地否定這一原則!

          趙明法官偏離中立立場,先入為主,罔顧司法禮儀,對待金墾公司態度十分惡劣,且無理限制金墾公司的發言。庭審尚未結束,金墾公司已經預見到一審的判決結果。

          2022年9月28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作出(2021)京73行初5146號行政判決,駁回原告金墾公司的訴訟請求。

          五、金墾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最高人民法院經審理后判決撤銷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21)京73行初5146號行政判決及國家知識產權局第47496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責令國家知識產權局重新作出審查決定

          徐新明律師代理金墾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最高人民法院于2022年11月23日立案,并依法組成合議庭:崔寧法官(審判長),顧正義法官,柯胥寧法官。2023年2月17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線上開庭審理本案,庭審中,隆基公司確認,其主張的無效理由所引用的證據組合方式以國家知識產權局口頭審理中隆基公司的意見為準。庭審結束后,合議庭調取了國家知識產權局進行口頭審理的審理記錄和錄像。

          2023年11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2022)最高法知行終820號行政判決:一、撤銷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21)京73行初5146號行政判決;二、撤銷國家知識產權局第47496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三、國家知識產權局就沈陽隆基電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針對專利號為200820076534.2、名稱為“全自動淘洗磁選機”的實用新型專利提出的無效宣告請求重新作出審查決定。

          (一)金墾公司的主要上訴理由

          1.程序問題

          1)請求人隆基公司在無效請求意見陳述書中明確提出,以證據2作為最接近現有技術所使用的現有證據組合方式為:D2+D12,D2+D4,D2+D17,D2+D18,D2+D19,D2+D20,而并未主張D2+D12+D3+D19+公知常識的證據組合方式。

          2)隆基公司并未就D2+D12+D3+D19+公知常識這種證據組合方式具體陳述理由。

          3)隆基公司已經明確排除了證據2同時結合證據12和證據19的現有技術組合方式。

          隆基公司在意見陳述書中主張:“依據上述1.1.1、1.1.2、1.1.3的說明可知。上述區別技術特征(1)及區別技術特征(2)已經在現有技術文件(證據12、證據4、證據17、證據18、證據19、證據20)中被公開,并且其解決的技術問題、取得的預期效果及所起到的作用都是一樣的,因此在他們分別結合的基礎上得到權利要求1所請求保護的技術方案,對本領域技術人員而言是顯而易見的?!?這表明,隆基公司已明確排除證據2同時結合證據12、證據3、證據19和公知常識的證據組合方式。

          2.實體問題

          即使以被訴決定使用的D2+D12+D3+D19+公知常識的組合方式評價本專利的創造性,本專利依然具有創造性。

          1)即便上述本應作為整體關聯考慮的區別特征被分別公開于不同的現有技術中,但如現有技術中沒有給出將上述區別特征相互結合以解決發明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的技術啟示,則依然不足以否定發明的創造性。本專利不屬于簡單的證據疊加。

          2)證據3并未公開區別特征(3),也沒有給出相應的技術啟示,被訴決定及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

          3)證據19并未公開平衡柱,也沒有給出相應的技術啟示,而是給出了相反的技術啟示。被訴決定及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

          (二)最高人民法院對本案程序問題的認定

          關于程序問題,最高人民法院認為:

          “本案中,首先,隆基公司曾在無效宣告請求意見陳述書提出多種證據結合方式作為主張本專利不具備創造性的理由。根據被訴決定的記載,隆基公司在口頭審理中明確了其無效宣告請求的理由,但其中并不包括以證據2作為最接近的現有技術主張本專利不具備創造性的理由。由于被訴決定評價創造性所采用的證據組合并不在其記載的隆基公司最終明確主張的無效宣告理由范圍內,且金墾公司在本案中主張國家知識產權局作出被訴決定的程序違法,在此情況下,負有舉證責任的國家知識產權局未提交足以證明隆基公司以證據2、證據12、證據3、證據19及公知常識的證據組合主張本專利不具備創造性的口頭審理記錄、錄像等證據,難以證明其審查范圍在當事人提出的無效宣告請求的范圍之內。

          “其次,即便考慮隆基公司在口頭審理中沒有放棄其此前曾在無效宣告請求意見陳述書中提出的無效理由。根據隆基公司于2019年9月23日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交的無效宣告請求意見陳述書中的記載,隆基公司明確主張以證據2作為最接近的現有技術,分別結合證據12、證據4、證據17、證據18、證據19、證據20時,權利要求1不具備創造性。隆基公司作為無效宣告理由的證據組合不包括被訴決定評述權利要求1創造性時所采用的證據2同時結合證據12、證據3、證據19和公知常識的證據組合。僅憑該意見陳述書具體評價意見部分記載的環狀水環也是本領域的慣用技術手段,在多篇現有技術中均有公開,例如……證據3’‘上述區別特征(1)及區別特征(2)已經在現有技術文件(證據12、證據4、證據17、證據18、證據19、證據20)中被公開等內容,無法得出隆基公司曾明確提出以證據2同時結合證據12、證據3、證據19和公知常識的證據組合作為無效宣告理由的結論。如上所述,國家知識產權局也沒有提交證據證明隆基公司在口頭審理中明確了該種證據組合方式。因此,國家知識產權局只是從隆基公司羅列的證據中自行選取證據結合方式進行審查,其作出被訴決定的理由超出了隆基公司無效宣告請求的證據組合范圍。

          同時,在案亦無證據能夠證明金墾公司在被訴決定作出之前對采用該種證據組合方式評價創造性具有陳述意見的機會,故國家知識產權局作出被訴決定亦不符合聽證原則。綜上,金墾公司的相關上訴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三)最高人民法院對本案實體問題的認定

          關于實體問題,最高人民法院認為:

          “由于國家知識產權局作出被訴決定的程序違法,故本院不能基于缺乏正當程序基礎的證據組合對本專利創造性進行審查。但是需要指出的是,國家知識產權局在重新作出審查決定或基于其他證據組合對本專利的創造性進行評價時,應當重點考慮區別特征是否整體發揮作用取得技術效果、本專利是否屬于兩項以上現有技術的簡單疊加等因素,依法作出判斷。

          六、結語

          本案中,國家知識產權局合議組在作出被訴決定時,超出隆基公司無效請求的證據組合范圍,從隆基公司羅列的證據中自行選取證據結合方式評價本專利的創造性,程序違法。國家知識產權局作出被訴決定的程序違法性不可謂不明顯,而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的主審法官未經審理便迫不及待地當庭確認國家知識產權局作出被訴決定的程序合法;而其審理實體問題過程中的異常表現,則更是匪夷所思。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合議庭的違法性進一步加重。

          由于國家知識產權局作出被訴決定的程序違法,最高人民法院無法對本專利的創造性進行評價,但為本案的下一步實體審理指明了方向。

          chinese中国女人高潮_欧美另类图区清纯亚洲_国产香蕉国产精品偷在线_亚洲精品综合网在线影院
          <dl id="dzxfz"></dl>

            <p id="dzxfz"></p>
          <pre id="dzxfz"></pre>
            <meter id="dzxfz"></meter>

              <track id="dzxfz"></track>

                <nobr id="dzxfz"></nobr>
                <em id="dzxfz"></em>

                <form id="dzxfz"><track id="dzxfz"><address id="dzxfz"></address></track></form>
                  <track id="dzxfz"><dfn id="dzxfz"><cite id="dzxfz"></cite></dfn></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