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zxfz"></dl>

    <p id="dzxfz"></p>
<pre id="dzxfz"></pre>
    <meter id="dzxfz"></meter>

      <track id="dzxfz"></track>

        <nobr id="dzxfz"></nobr>
        <em id="dzxfz"></em>

        <form id="dzxfz"><track id="dzxfz"><address id="dzxfz"></address></track></form>
          <track id="dzxfz"><dfn id="dzxfz"><cite id="dzxfz"></cite></dfn></track>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年度精選 > 植物新品種
          • 13910160652
          • ciplawyer@163.com

          最高賠償300萬元!盤點121宗植物新品種侵權案

          日期:2023-06-13 來源:植物新品種權服務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種子被稱為農業的“芯片”,一粒新種子的誕生凝聚了許多科研人員的心血。近年來,種子侵權問題頻發,《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年度報告(2022)》顯示,2022年最高人民法院受理植物新品種侵權民事二審案件134件,同比增長112.7%。


          具體侵權類型有哪些呢?南都記者通過中國裁判文書網整理了2020-2022年全國法院公開的121宗侵害植物新品種權民事糾紛案件。統計結果顯示,生產、銷售套牌或無牌種子為主要侵權手段,5起案件因侵權情節嚴重適用懲罰性賠償。


          本次整理的121宗案件中,民事一審案件為36宗,民事二審案件為85宗。


          原告最高獲賠金額為300萬元


          從審判結果來看,其中108宗案件原告獲得勝訴,占比為89.26%。分析原告敗訴情況來看,原告敗訴的主要原因為其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明被告的侵權行為成立。


          1.jpg


          經分析,案件的原告主要為品種權人及被許可人,其中被許可人占比為63.89%。而被告則主要涉及生產者、銷售者、繁育者及種子發放單位等。


          2.jpg


          經統計,原告勝訴案件中,原告獲得的賠償金額在5000元至300萬元之間。其中超三成案件獲賠金額不足10萬元。


          3.jpg


          江蘇某種業公司是“金粳818”水稻新品種的獨占實施被許可人,其以親某公司未經許可,以“種植服務”“訂單農業對接會”,以及在微信群內發布“農業產業鏈信息匹配”等方式,對外銷售白皮袋包裝的“金粳818”稻種為由,起訴請求判令親某公司停止侵害,并賠償損失及維權合理開支共計300萬元。


          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親某公司幫助他人未經品種權人許可,銷售“金粳818”稻種的行為構成侵權。因其侵權行為故意明顯,情節嚴重,適用懲罰性賠償,判令親某公司停止侵害并賠償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支出共計300萬元。親某公司不服,提起上訴。最高人民法院二審認為親某公司是“金粳818”種子的交易組織者、決策者,可以認定其直接實施了“金粳818”稻種的銷售行為,而不是僅實施幫助銷售行為。因其未取得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又銷售包裝無標識的種子,足以認定其侵權情節嚴重。遂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生產、銷售套牌或無牌種子為主要侵權手段


          從植物品種來看,玉米、小麥、梨及水稻等植物新品種侵權占比較高。


          4.jpg


          《中華人民共和國植物新品種保護條例》第六條規定,完成育種的單位或者個人對其授權品種,享有排他的獨占權。任何單位或者個人未經品種權所有人許可,不得為商業目的生產或者銷售該授權品種的繁殖材料,不得為商業目的將該授權品種的繁殖材料重復使用于生產另一品種的繁殖材料,但是,本條例另有規定的除外。


          分析具體侵權類型來看,被告的侵權手法相對隱蔽。其中有39宗案件涉及套牌生產或銷售,具體表現為把授權品種的種子裝進新的品牌包裝袋進行銷售。此外,有9宗案件涉及生產或銷售無任何標識的“白皮袋包裝”種子。


          5.jpg


          如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一起案件顯示,敦某公司是“先玉508”玉米植物新品種的實施被許可人,經品種權人授權可以自己名義維權。2021年3月30日,郭某公司委托調查人員在新某經銷處公證購買到“鐵某39”玉米品種三袋,生產廠家為九某公司。經檢測鑒定,測試樣品“鐵某39”與“先玉508”的對比結論為“極近似或相同”。


          法院審理認為九某公司未經敦某公司許可,生產名為“鐵某39”實為“先玉508”產品的行為,構成侵權。新某經銷處未提交證據證明其已經進行了必要的審查義務,同樣構成侵權。最終判令九某公司、新某經銷處停止侵害并賠償敦某公司損失及合理開支共50萬元。


          5宗案件被判適用懲罰性賠償


          南都記者觀察到,本次整理的案件中有5宗案件被判適用懲罰性賠償。為正確實施知識產權懲罰性賠償制度,依法懲處嚴重侵害知識產權行為,全面加強知識產權保護,2021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發布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害知識產權民事案件適用懲罰性賠償的解釋》。并于同年7月發布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案件具體應用法律問題的若干規定(二)》,進一步細化了在審理相關中哪些情形可適用懲罰性賠償。


          6.jpg


          從法院審理情況來看,5宗被告被判懲罰性賠償案件的主要原因為未經許可采用白皮或其他不規范的包裝銷售無任何有關種子信息的產品、租借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等。


          云南省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一起案件顯示,雅某公司是“YA8201”玉米植物新品種的品種權人。金某公司未經品種權人許可,將“YA8201”作為親本用于生產雜交玉米品種“金禾880”進行銷售。瑞某公司在金某公司生產、銷售“金禾880”的過程中,將《農作物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出借給金某公司。


          法院審理認為,金某公司構成侵權,瑞某公司構成幫助侵權,適用懲罰性賠償確定金某公司賠償雅某公司456897元,瑞某公司承擔連帶責任。雅某公司、金某公司對一審結果均不服,提起上訴。最高人民法院二審認為,金某公司非法租借農作物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且拒不提供財務賬簿構成舉證妨礙,應采納品種權人主張的利潤作為計算數據,從嚴適用懲罰性賠償,考慮雅某公司“YA8201”品種權對“金禾880”的貢獻率,改判金某公司賠償雅某公司1522990元,瑞某公司承擔連帶責任。

          chinese中国女人高潮_欧美另类图区清纯亚洲_国产香蕉国产精品偷在线_亚洲精品综合网在线影院
          <dl id="dzxfz"></dl>

            <p id="dzxfz"></p>
          <pre id="dzxfz"></pre>
            <meter id="dzxfz"></meter>

              <track id="dzxfz"></track>

                <nobr id="dzxfz"></nobr>
                <em id="dzxfz"></em>

                <form id="dzxfz"><track id="dzxfz"><address id="dzxfz"></address></track></form>
                  <track id="dzxfz"><dfn id="dzxfz"><cite id="dzxfz"></cite></dfn></track>